通知
0
關閉
我的最愛
關閉
10
Thank you! Your submission has been received!
Oops! Something went wrong while submitting the form
註冊帳戶 會員登錄
關閉
  • [音樂專題] 我的四分一 王嘉儀Sophy
    王嘉儀

    大部分人認識王嘉儀都是透過2009年第一屆《超級巨聲》,今年她帶著全新的Digital EP 《Quarter》回歸大家的眼前,Quarter即是四分一,這張EP就是記錄著她的二十五歲的恐懼與試探。

    (特別鳴謝KEF Music Gallery借出場地)

    沒有計劃或預料的成為唱作人

    在《超級巨聲》後有不少參賽者都相繼入行成為歌手,發表自己的專輯,亦取得不錯的成績,反觀王嘉儀在結束比賽後,就沒有在大眾面前曝光,其實即便在比賽後,她也沒有要成為歌手的想法。「其實我參加《超級巨聲》的時候是很細個,大概只有16、17歲左右,剛剛考完會考。其實我一直都好喜歡唱歌,當時我就有參加一些地區的唱歌比賽,TVB就做市場調查,就發現了我,所以我當時參加並不是我好想出道做歌手,而是一個契機,TVB發掘了我。」相反的是在比賽過後,當她做交流生到了紐西蘭的時候,她才有志去做一個唱作人。「我最大的轉捩點可能就是在紐西蘭交流,因為在那邊整個文化氣勢都不同,好似在香港我們唱歌是唱K,或是唱一些技巧好厲害的歌,但是在那邊我認識的人會自己寫歌,會自己玩樂器,然後每個人有他自己一個好專注的技能,有種好鼓勵藝術創作的文化。當時我十分受這種文化影響,所以都開始Jam歌寫歌。然後我就開始組了隊Jazz band就是這樣慢慢的開始。」在紐西蘭不只有音樂上的經歷,還有感情上的跌碰,這些種種因素加在一起,就成就了現在的唱作人王嘉儀。

    人生中的百樂

    如果上網去搜尋王嘉儀,不難發現她現在的唱片公司是與著名音樂監製趙增熹成立的Bunny Eats Ltd。不過其實她與趙增熹的關係並非歌手與投資者,或是歌手與製作人的關係,她形容趙增熹是她人生中的音樂老師。「其實這個獨立廠牌是屬於我自己的,趙增熹出錢,我出力,這個形式在香港都比較新,所以大家都不太明白如何運作。其實是在創意上,我自己可以全權控制,在這一點我很感恩,因為他非常尊重藝人的個人風格。」一個創作人在創作編排上有著完全的自由,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,王嘉儀十分感激趙增熹不單給她創作自主,還帶她到了另一個高度。「他從來都不會干涉我任何一個音樂上的決定的,反而他會在做好了一個project後,他會告訴我可以到更遠的地方,所以他似一個老師,多過在我project的一個製作人。因為其實他一直都好支持我,去做我自己的音樂,亦都好相信我的能力。雖然有些時候,我都會怕和頹,但是我覺得他的支持是十分重要的。在香港很少人會願意培訓創作的自信,因為好多時當人和別人不一樣的時候你會覺得自己是異類,但是這個自信是要慢慢建立的。我不會一出來就覺得自己好好,反而是歌迷和趙增熹財政上的支持,集合在一起再加上經驗令我知道我是可以的,就算我是獨立廠牌都是可以的。」

    《Quarter》四分之一的王嘉儀

    《Quarter》即是四分一,四分一的人生,二十五歲的人生,王嘉儀利用這張EP記錄著她的二十五,「我今年二十五歲,好多東西突然之間就爆發。不知道其他人的二十五歲是怎樣的,我的就是畢完業了,剛剛出來做音樂,剛剛由一個學生變為一個歌手。而我第一張碟又不是按著主流的製作,當中都經歷好多不安和徬徨,然後又自己搬出來住,都是我人生一個很大的轉捩點。我的音樂又開始摸到一個新的風格,好似是電子音樂。所以在二十五歲的時候,我覺得是一個里程碑,所以就叫作四分一,記錄著我小小的二十五歲危機。」二十五歲一個已經完全脫離年青人的行列,又未完全獨立的尷尬年紀,「我的主打歌叫《Leaving home》,當中的home除了表示我搬屋之外,亦在講以往的自己,我在上年亦經歷親人的離世,無論是做音樂或是出來工作,或者個人處理家人關係,還是自身的成長都是突然之間宇宙大爆炸的,所以先要做這張《Quarter》。」

    後現代式製作

    這次《Quarter》是一張充滿實驗性質的一張EP,雖然與上一張《Sophrology》同樣自己先作好所有歌曲,然後再構想歌曲的製成品,「今次的確是實驗性強的,因為自己有參與到編曲,亦有加入新的元素,因為香港比較少流行歌手會利用電子音樂去做。我好喜歡一個紐西蘭的歌手Kimbra,她可以將Jazz、R&B、Pop加電子融合得很好,我自己都好大一個衝動,想知道如果我自己做這類音樂會如何。」所以這張專輯的籌備過程,亦特地找來台灣的製作人黃少雍。「現在做音樂就在網上發一個念頭,我聽了黃少雍幫艾怡良做的一首歌《Waterfall》,覺得他做電子音樂很厲害,所以誓必要找到他,所以就開始Google他,然後直接inbox他,跟他講自己想做甚麼音樂,原來他會接受,完全是以音樂和創意為出發的。」這個後現代的製作方式,不再拘泥在很清晰的分工,監製、編曲、作曲和填詞,有無限的空間給不同的音樂人合作,「其實到最後Mastering、Mixing都是以一種邊做邊想,和邊嘗試的方式做。我很喜歡留意特別的音樂人,好似有首歌《翩翩》,我首先找一個加拿大的男仔,其實他根本不是做音樂的,他做了個音樂底,我覺得好好聽,之後就寫了首歌,就覺得個編曲好單調,今次是我將這首歌的底發給所有樂手,給他們自由發揮。當他們寄回他們的錄音後,我就找一些部分是和這首歌的感覺合襯的剪進歌裡。或會加些電子音效,現在的空間和科技就容許創作人這樣做。」

    音樂市場上被動的創作人

    即使是獨立廠牌都好,所有音樂人都想讓自己的音樂被多些人聽見,現在網上世界發達有很多串流音樂平台,供他們將自己的音樂放上去。但是王嘉儀對這個網上平台有另一番感受,「網上平台有好有不好,不知道在其他城市是怎樣,但是在香港其實在中間是有一個中介。即使我原本的原意是音樂世界大同,所有人都可以聽,就算你住非洲都可以聽。但是現在現實層面,我做好一首歌,我可不可以下一秒就出到呢,或者我做好首歌,成本是這樣,我想賣一個價錢,我又有沒有主導權呢。其實是沒有的,因為很多時候這個網上平台工業世界是有他們自己的規則。」網上平台一定有他的好處,可以廣泛流傳,又方便聽音樂的用家,但是在獨立歌手來說,中間是有錢和時間的成本,所以在《Quarter》這張Digital EP放了在王嘉儀自己的網站賣。不過到最終她也認同網上平台在新的世代中的確是個主流,而對創作人來說也多了很多機會去發表自己的作品。

    人生第一次的頒獎禮

    又到年尾,又是樂壇派發成績單的時候了,對於王嘉儀來說,是她人生首次以歌手身份接觸頒獎禮,再加上有入選新人獎的提名,她有興奮有緊張有期待,「最主要是我第一次參加,這些香港傳媒的盛事,我自己都會覺得好宏偉,如果去我要打扮得很漂亮,或者要見好多大人物,都會緊張會興奮的。獎項對我來說真的是額外的,因為我只要可以繼續做音樂這個是最重要的,反而得不得到獎項不是我最看重的事。我是想找到懂得欣賞我音樂的觀眾,我最終極的目標就是找到我自己的位置和聽眾。」

     

    Facebook專頁

   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ophykayeewong/

     

    《Quarter》

    Digital EP

    https://sophysophy.com/quarter/

     

    Track List

    01_美麗新世界

    02_Leaving Home

    03_Interlude (Leaving Home)

    04_Unbreathable

    05_In Between (ft. KIRI T)

    06_翩翩

     

    (文:Bobo、攝:MakCato)

名人專訪
PAGE
1 2 3 4 5